手机赌博澳门网站

首页 > 要闻动态 > 扶贫手记

界村扶贫手记之一 产业处 李儒法

  • 发布日期:2018-07-05
  • 来源:
  • 作者:李儒法
 界村扶贫手记之一
产业处 李儒法

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也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,按照“两个一百年”的奋斗目标要求,至2020年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,因此,2018年的扶贫工作显得尤其重要,进入了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。为了彻底改变脱贫攻坚工作被动局面,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,省委决定,对省直单位的帮扶联系点进行调整,给前阶段扶贫工作成绩突出的单位增加一个深度贫困村的帮扶任务,省林业厅有幸增加了保亭黎族自治县什玲镇界村村委会。厅党组随即成立了脱贫攻坚领导小组,将帮扶联系的贫困户逐一安排到各处室和直属单位领导名下,要求每位帮扶联系人都要每半月必拜访贫困户一次,联络感情,树志扶智,出谋划策,带领他们脱贫致富奔小康。因此,我成了贫困户林进光家的帮扶联系人。

514日早上,海口下着倾盆大雨,我还是执行昨天的计划安排,冒雨前往界村拜访林进光一家。本来已约好与计资处处长李新民同志一同前往,但因他临时有事,我只好一人独往。打着雨伞出了大门,稍等片刻,便上了的士直奔海口东站。约半小时后,到达车站。因担心雨天车多路堵,不敢从互联系网上提前买票,下车后急奔向售票厅自动售票机购票。最近的车次已无二等座票,只好购买下一个车次,距离开车时间还有30分钟,我不慌不忙地过安检,上候车厅等候。这时,才有时间打电话联系厅扶贫工作队队长许卫国同志,告诉他我坐D7151车次,9:28分发车10:51到达陵水站,麻烦他派辆车来接我,然后又打电话联系保亭县史志办副主任高育明同志,希望他能抽空陪我一起走访贫困户家庭,因为他是我联系的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。上一次,也就是530日下午5点多,他已陪我一同到过林进光家走访,但因当天下午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许俊同志也到界村调研,晚上6:30要在乡政府召开座谈会。所以,六时许,我们就匆忙告别了老林兄弟。会后,就直接返回海口参加第二天国家林业草原局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。因当时时间太短,没有来得及深入细致地了解具体情况。

出陵水车站时已是11点,扶贫工作队小李已在出站口等候。陵水也下起了沥沥细雨,我们共伞走到停车场,发现这车不是我厅派给工作组的大众途观,而是一灰色现代车,上车后便问其原由,得知有领导说工作队的车用油过多,不敢再派来接人,所以就用他的私家车来接我。我一时无语,只能是感谢感谢再感谢!

四十分钟后,到了什玲镇前的加油站,高育明同志已按约在等候。谢过小李后,我便将行李搬到老高的车上,一起到达水尾村,这是他扶贫包村的村庄。到达村口一小卖部前,车便停了下来。小店门前的铁棚架下,已备好一桌饭菜,有扶贫队的人员,有村干部,还有工程队人员在座。原来是有公司要在水尾村投资建设共享农庄,派来一些管理人员在这工作,所以,老高就把我拉过来一起用餐。我和老高都不喝酒,简单用过午餐,就让老高带我到镇上一家超市。因上次时间来去匆匆,没有带上慰问品,这次一要得补上。我思考了一下,这家贫困户上无老,下无小,应买些实用性的东西,于是就选了一包30斤的江苏大米和一大瓶鲁花牌调和油,结帐后,我们就冒雨直奔界村村委会什胜一村林进光家。

坐在高主任开的已有十多年车龄的现代小轿车内,常感到发动机有可能罢工的危险,时不时出现明显的发抖现象。但是,老高好像对这种现象已经习惯了。沿着保陵公路行驶了二三公里,然后拐进了一条乡村小路。道路两侧上了年份的老橡胶树,横柯蔽日,在昼犹昏;疏条交映,有时见日。乡道蜿蜒曲折,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忽见前面横着一条小河,虽然下着雨,但河水依然清澈见底;田野里绿草萋萋,偶见一小块菜园镶嵌其中;山坡脚下的橡胶林边,槟榔树绿影婆娑;山水林田,交相辉映,绘就出一幅优美恬静的山水画卷,让人不忍离去。车子路过水尾村时,只见屋舍俨然,庭院整洁,气象万千。又行三四里,到达了什胜村。放眼望去,房屋排列杂乱无章,新房旧屋拥挤一堆,勾心斗角,地上瓦砾堆积,泥泞不堪,心情一下跌入谷底。

甫一下车,就看见林进光从屋里向外走,我赶紧上去叫住他,告诉他我和高主任特意来慰问他,要他和我们一起回家。他轻声细语说要买酒去,然而,一会儿又空手而归,似乎是酿酒的阿婆没有把酒卖给。老高叫上一村民把我们带来的米和油送进了老林家中。我打着雨伞随着他们踩着泥泞的地面,来到老林家门口。

老林家现有2栋房,呈“7”字型排列,一栋新房子把另一栋旧房子的一间房光线完全遮挡,旧房子显得低矮昏暗。新房子是2017年政府出资5.6万元盖的,面积40平方,只有并排的两个房间,没有厨房和厕所,是在拆掉的旧房地基上盖起来的。旧房是八十年代他们家自盖的,也是砖瓦结构,三间房子一字排列,也没有厨卫设施,应该能列入危房范围了。

林进光的父母已过世,生养的六个儿子都健在。老大林进华已结婚生子另立门户;老三林进辉,未婚,已将户口迁移到农垦系统农场;在林进光户口名下还有老三林进章、老五林进强和老六林进朱等四条单身汉,年龄在45岁至55岁之间。

只有进光、进强两兄弟在家,进朱已出门,不知去哪了,打电话也不接。进章长期住在山寮里,几乎不回家。进光住在旧房子里,房门外墙角处摆放着三个小石块,石块中间围着一堆已经熄灭的柴火灰,这就是他自己做饭的三角灶。房里昏暗潮湿,杂乱无章,靠门的床头一侧摆放着一张小桌子,桌子上面放着半碗肉,我估摸着刚才出去买酒,可能就是因为有这半碗肉的关系。进强和进朱住在新房子。我们在进强的房子里座谈。房里只有一张简易铁架子床,床上放着一张草席,草席上空空如也。房间里既没有桌椅,也没有柜子,只有几张塑料凳子,有一张凳子上放着一个电饭煲,正在煮饭。墙角还摆着两袋谷子,可谓家徒四壁。

根据扶贫手册记载,他们一家有5.05亩耕地,2.08亩果地,还有5.07亩未确权的林地。经过深入了解,他们有5.59亩可以开割的橡胶林,还种植了6亩槟榔。2017年,县政府安排资金盖房子外,还安排了新农合资金900元、耕地补贴831元、生态补偿1500元、大病补充保险180元、家庭人身保险150元、治安保险120元、赠送槟榔苗300株折2100元,自营收入情况也不错,种植苦瓜1亩销售收入5000元,出售槟榔果300斤收入2100元,出售胶水收入1200元,种植水稻收入2250元,由此算出总收入1500元左右。但是,生产资料成本也很高,比如种植1亩苦瓜需要种子50元、肥料300元、农药1000多元,纯收入约3700来元。种植水稻扣除生产资料已所剩无几,只有不到1000元。还有种植橡胶、槟榔也要投入肥料、农药等必要的生产资料。扣除这些后,粗略估计的纯收入约为,12000元,人平纯收入3000元左右。

林进光因体弱多病人而丧失了劳动能力,除了能做自己的饭外,任何事都干不了,但目前尚未纳入低保对象。2010年时自己种植的2.08亩槟榔也已交给老五进强打理,槟榔树今年已开花结果,可能会有个好的收成。进强长得高高帅帅的,原来也在外县打拼,也曾雄心勃勃,当过收购废铁的小老板,打算赚更多的钱后回家盖洋楼娶媳妇。但是,由于时远不济,碰上废铁价格暴跌,输得血本无归。后来,在文昌打工时发生了车祸,造成右腿骨折,落下终身残疾,走起路来一拐一颠的,做农活也很费力。老三进章住独自住在外面山上的草寮里,守着一亩槟榔半亩方塘过自己的日子。老六进朱没有和几位哥哥一样在家务农,曾经也做过收购冬季瓜菜的二道贩子,终因业务不熟造成太多亏本而放弃,现在只在附件打点零工过日子,究竟一年有多少收入,谁也不清楚。

一家兄弟四口,实际是各顾各的生活。进光和进强常年在家吃饭,共用米缸,各煮各饭。进强表示,如果有扶贫产业项目,也希望参加打工增加收入,实现脱贫致富目标。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进光纳入低保,争取把进强也纳入残疾人保障范围。

座谈结束后,进强冒雨带路,一起去看看他们种植的槟榔。很快就来到第一块槟榔地,面积2.08亩,是2011年前已种植,但是由于前期进光生病不能管理,林相参差不齐,高的有5米,矮的不足1米。但是,自去年以来,进强接管后加强管理,槟榔树长势开始好转,估计今年会有好的收成。另一块是比较远,经过七弯八拐后,下车还要步行千余米才到。这是2017年县里赠送300株槟榔苗种植的,种植株行距稍微偏密,但基本符合要求,管理也比较精细,看来进强是个能干的人。我表扬了一通,然后告戒他,今后不要再打除草剂了,这些东西可能是造成槟榔黄化病的罪魁祸首。

这次到界村走访贫困户,本来打算要全部摸清进光的家庭和生产情况。但由于明天上午县林业局要集中学习,说是雷打不动的时间安排,不能变更。本来计划明天和林业局同志一起到东方村拜访贫困户老谭一家,并到三道镇花卉基地开展调研的,必须得提前在今天下午进行。因此,其他地块就留待下次再看,只能在此与进光辞别。然后,由老高主任开车把我送到林业局。我和县林业局杨斌锐副局长、王明莲股长一起开始了下阶段的工作,直到晚上7点多,才回到县城用晚餐。



    • 主办:海南省林业局     琼ICP备06002679号    网站地图
    • 琼公网安备:46010802000354号    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47
    • 联系电话:0898-65333158
    • 技术支持:手机赌博澳门网站
    友情链接:大奖娱乐888,大奖娱乐888,澳门葡京赌场,娱乐游戏,葡京娱乐网,澳门赌场玩法